<mark id="dec2h"></mark>

  1. <span id="dec2h"><output id="dec2h"></output></span>

  2.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    寶劍逃走了(童話)

    2021-10-18 10:13:22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鐘 銳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  大俠有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。不管走到哪兒,大俠都寸步不離地帶著它,就算睡覺的時候也放在枕頭邊。

      但寶劍想離開大俠。唉,大俠雖然對它很好,但它老覺得自己應該離開他,這就像鳥兒長大了要離開舊巢,飛向更高更遠的天空一樣!

      這天,大俠喝醉了。趁著他醉眼朦朧、愣神發呆之際,寶劍像鳥兒一樣飛走了。

      來到外面,風嗖嗖地吹到身上,藍天啊白云啊花兒啊,一起撲入它的眼簾,它心里滋滋地升騰起一種異樣的感覺。這感覺多美妙??!是它以前從來沒有過的。它真想放聲歌唱。

      “啊,寶劍!”

      “快快快,快抓住它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驚叫聲響起。跟著,便有幾條黑影向它撲來。

      它沒有白跟大俠這么多年,幾個閃躲,便從人縫中逃走了。

      “不要讓它跑啦!”

      “快追,那是一把絕世寶劍?!?br style="box-sizing: border-box; outline: none !important; padding: 0px; list-style-type: none;"/>

      那些人緊追不舍。

      它生氣了,掉轉回去,唰唰幾下寒光閃過,有的人衣袖被切掉了一截,有的人頭發被削去了一綹,還有的人胡子突然沒有了……

      這些人失聲驚叫,不敢再追了。

      它得意地“嗡嗡”叫著,晃動著身體向前方飛去。

      也許是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劍光太耀眼了吧,鳥獸嚇得四散,就連天上的白云也一波波地向四周散開。

      不行,我得低調一些!于是它降低飛行高度,離地僅有一丈來高。

      咦,前面有一個泥潭!它想了想,跳進泥潭。

      好臭??!它剛后悔,一種清涼潤滑的感覺就將它包圍了。它“嗡嗡”叫著,在泥潭里洗起澡來。

      幾頭豬跑來了,在泥潭里打起滾來。

      它好高興啊,就好像遇到了好朋友一樣。

      洗完泥水澡,這幾頭豬搖搖晃晃地回去了。它急忙落在一頭豬的背上。

      這幾頭豬進了一個簡陋的院子。院子里的石槽里堆滿了豬食。幾頭豬沖過去,你爭我搶地吃了起來。

      它們搶食的樣子真難看!寶劍搖搖頭,從院子里飛走了。

      它正要離開這個村子,一陣“叮叮當當”的聲音吸引了它。它掉頭飛過去,循著聲音來到了一個棚子里。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正掄著大錘打制東西呢。棚子里,放著不少打好的鋤頭、鐵犁、斧頭、菜刀等之類的東西。

      寶劍呆了一下,跟著全身顫抖起來?;秀遍g,它好像回到了幾十年前。那時,它還只是一塊毫不起眼的鐵砣,經過一番血與火的淬煉之后,它才成為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劍……

      “喂,您、您好!”突然有人叫它。

      它轉過身子,才發現說話的是一把有些生銹的斧頭,正一臉激動地看著它呢。

      它還沒說話,這位斧頭大哥便急咻咻地說道:“您、您是大俠的寶劍吧?您怎么到這里來了?”

      “你怎么認得我?” 它大吃一驚。

      “嘿嘿……”斧頭大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說道,“兩年前,我曾見過您一面。當時,主人帶著我到市集上去賣柴,正好看見大俠拿著您,與一個人動手。您那時候可真厲害??!全身閃閃放光,就像……就像一條復活的神龍一樣,‘咔嚓’一下,對方的大刀就被您削斷了……呵呵,如果不是您,我想大俠肯定打不贏。所以從那時候起,您就是我的偶像……可惜啊,我這輩子永遠只能是一把斧頭了。我真想下輩子能像您一樣……”

      “你、你夸獎了。不敢當……”寶劍小聲地說著,但它心里卻像翻江倒海一樣。是啊,大俠之所以能成為大俠,是因為有它幫忙??!大俠能被萬千人景仰、崇拜,為什么自己就不可以呢?

      想到這兒,它全身火燒似的滾燙起來,同時不由自主地“嗡嗡”作響起來。

      “嗖!”它跟著飛出棚子,向外面飛去了。

      這次,它飛得又高又快,一點兒也不想再低調了。

      一座座房屋從它腳下掠過,一棵棵大樹化成了一片片影子。

      突然,前方傳來一陣打斗和金鐵交鳴之聲。

      這聲音對它來說太熟悉了。它“嗡嗡”叫著沖了過去。

      樹林中,一伙黑衣人與一伙白衣人正在激戰呢。

      黑衣人一定是黑道中人。所以,它決定幫白衣人。一道道劍光閃過,黑衣人手中的刀呀劍呀長槍呀狼牙棒呀,都從中斷成了兩截。

      黑衣人嚇傻了,怪叫著逃走了。

      寶劍呢,得意地懸停在空中,沖著那伙白衣人,“嗡嗡”地叫道:“喂,你們看見了吧,是我打敗了那伙黑衣人。你們是不是應該感激一下我?”

      這些白衣人哪能聽懂它的話呀,互相對視幾眼之后,反而為了爭搶寶劍,互相打了起來。不一會兒,便有人受傷了,有人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“喂,你們干什么?快停手!”它“嗡嗡”叫道。

      可這些人紅了眼睛,下手反而更加狠辣無情。

      它氣極了,沖過去,只幾下,便把這些人手里的兵器全都削斷了。這一下,這些人害怕了,哭爹喊娘地逃走了。

      “嗡嗡嗡——”它全身劇烈地顫抖著,發出刺耳的聲音,閃電般地往遠處飛去了。

      也許是為了發泄心中的怒火吧,它開始四處找別人的麻煩,只要是誰手里拿著刀啊劍啊之類的兵器,它便呼嘯著沖出去,毫不留情地將這些兵器削斷。

      一時間,江湖上人人自危,都不敢把兵器拿出來了。它可不會就此罷手,干脆沖進別人家里,削人家的兵器去了。

      “這是一把魔劍!魔劍!”就這樣,它獲得了“魔劍”的稱號。

      “呵呵,我有自己的名字啦!”它還很得意。

      可惜它并沒有得意多久。這天,它看見一個紅臉漢子拿著一把烏沉沉的大刀,正招搖過市,于是便俯沖過去。哪曾想這把大刀無比鋒利,“當”的一聲,刀劍相交,火星四濺,它全身劇痛,疼得差點兒暈了過去。它哀鳴著跳到半空中逃走了。

      還好那把大刀沒追過來。它飛啊飛,掙扎著飛進一片樹林,然后便重重地落到地上……

      等它醒來,它驚訝地看見自己躺在一張舊木桌上。它的身體和木桌一樣,有幾條深深的裂痕。更讓它驚訝的是: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它眼前——是大俠,它的舊主人。

      大俠老了很多,多了些皺紋,也多了些白發,但目光比以前明亮、干凈。

      “老伙計啊老伙計,我們可是好久沒見了?!彼呛堑啬闷鹚?,摩挲著刀身,感嘆著說道,“你這兩年來可是把我害慘了。那些人把你所做的那些事,都算到了我的賬上,所以幾乎天天都有人找上門來。沒辦法,我只好躲到了這個偏僻的小山谷里。剛開始呀,我是真恨你呀,真恨不得馬上把你抓回來,然后把你扔進熔爐里……但現在,我真要感謝你呀。你看呀,這里的風景多美啊,與世無爭,平安喜樂,多么地閑適自在……老伙計啊,你也就別再折騰了,還是和我一起安安靜靜地住在這里吧!”

      說著,他找來一根麻繩,把它掛在走廊上,和一些風鈴掛在了一起。

      很不錯喲!剛掛上去,它便和風鈴碰撞著,發出一串清脆悅耳的聲音!



  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    舉報此信息
   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    幻女FREE性摘花第一次

      <mark id="dec2h"></mark>

    1. <span id="dec2h"><output id="dec2h"></output></span>